焦點關注

首頁 / 焦點關注

焦點關注

【青大扶貧故事之二】以“蠶豆”育產業, 以模式創新助力產業扶貧 ----記國家食用豆產業技術體系蠶豆育種崗位科學家、青海蠶豆產業首席專家、青海大學二級研究員劉玉皎

發布日期:2020-10-19 作者: 編輯:

劉玉皎,1974年2月生,青海大學二級研究員,蠶豆育種崗位科學家,“三區三州”產業扶貧青海區總牽頭人。主要在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以蠶豆產業為抓手,以“調結構與轉方式”為重點,創新種植模式為突破,持續增加農牧收入,培育了“三區三州”扶貧產業。同時,保障區域畜牧業優質飼草供應,支撐省部共建綠色有機農畜產品示范省建設。2019年被國家扶貧工作領導小組評為“全國科技助力精準扶貧的先進個人”。


1.jpg

劉玉皎教授指導農戶蠶豆病蟲害知識

構建“蠶豆+”輪作模式,培育新型扶貧產業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屬我國十四個連片貧困區、深度貧困區的“三區三州”,自然條件差,經濟發展水平低,一二三產業結構為25:49:26,農業效益是區域農牧民增收的重要來源,農作物播種面積約140萬畝。種植業結構單一,主要是青稞、油菜、小麥以及蠶豆等,蠶豆種植效益是最高的,是海南州部分區域農牧民增收的優勢作物之一,然而,海拔2900米以上的農牧交錯區共和縣塘格木鎮,種植結構單一,是油菜、青稞的二元種植模式,種植收益在1000元/畝以內,隨著市場的需求變化,增收空間越來越小。


2.jpg

田間指導

作為國家食用豆技術體系蠶豆育種崗位科學家、青海省蠶豆產業首席科學家劉玉皎一直在考慮:“蠶豆是重要的糧飼菜肥兼用的優勢作物,在踐行青海省‘一優兩高’戰略、支撐綠色有機農畜產品示范省建設以及農業的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而且市場供不應求,前景較廣”“如何讓蠶豆在共和縣塘格木鎮種植業結構調整、增加農牧民收入、保障畜牧業發展的優質飼草中發揮作用,必須構建‘蠶豆+’的模式,培育成為扶貧產業?”。制約蠶豆不宜規模化種植的重要因素是機械化問題和化學除草問題,因塘格木塘的土地較廣,作物種植規模相對較大,蠶豆在塘格木鎮發展必須要解決制約蠶豆產業發展的這個‘卡脖子’問題,同時,也要解決早熟品種的問題。2016年開始在海南藏族自治州海拔3000米的共和縣塘格木鎮東格村試種早熟高產適于機械化的蠶豆品種青海13號,產量達340.5公斤/畝,畝種植效益達1500元以上,較當地種植效益增加500元以上,得到當地貧困戶的認可。2017 -2019年不斷優化化學除草、機械化播種、收獲等關鍵核心技術,不斷取得突破,使蠶豆生產成本降低300元/畝,播種、除草、收割、產品加工等重要環節的生產效率提高了20-30倍。 2020年全面推廣青海13號及配套技術10000畝,占該村種植面積的50%左右,平均畝產量達300公斤以上,蠶豆秸稈產量每畝約100公斤,產值達1500元左右,改變了無“蠶豆”種植的歷史,實現了高寒區蠶豆種植的歷史性突破,創建了“糧油飼”三元種植模式,較傳統作物種植效益畝增收500-1000元,僅東格村的蠶豆種植收益在120萬元/年以上。通過結構調整和生產方式轉變,在青海高寒農牧交錯區成功構建了“蠶豆+”的種植模式,不僅成為當地農牧民增收的優勢產業,而且使當地農業化肥減施50%以上,有效支撐了省部共建綠色有機農畜產品示范省建設。

以蠶豆種業為重點,培育“科研+企業+貧困戶+基地”扶貧模式

蠶豆在海南藏族自治州的共和盆地具有得天獨厚的發展優勢和空間,為了培育扶貧產業、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國家食用豆產業技術體系蠶豆育種崗位科學家帶領團隊致力于按照“區域化布局和多元化發展”的總體思路和 “一區一業”“一村一品”的總體要求,以“青海省農林科學院+青海昆侖種業、青海綠禾源農牧科技+貧困戶+基地”的經營模式,穩定發展蠶豆種業,將海南州打造成為全國春蠶豆育種創新與種業發展基地。通過幾年的努力,建成了共和縣鐵蓋鄉、貴南縣沙溝鄉灌區成為中晚熟大粒高產品種青蠶14號、共和縣沙珠玉鄉青海13號、青蠶20號、青蠶22號等中早熟品種、恰卜恰鎮適于機械化收割的中熟品種青蠶19號、共和縣龍羊峽鎮陵西一寸、青蠶21號等鮮食菜用蠶豆品種等種子基地20000畝左右,貧困戶年種植效益在5000- 20000元/畝,帶動貧困戶5000戶左右,貧困戶增加收入2500萬元/年以上。通過種業發展帶動蠶豆產業發展,如共和縣沙珠玉鄉的蠶豆種植面積占農作物播種面積的30%—50%。2020年青蠶19號蠶豆在海拔2800米以上共和縣恰卡恰鎮尕寺村產量達434公斤/畝,是當地豌豆產量的近4倍,當地群眾的意愿是2021年全鎮多個村全部種植青蠶19號。

參與多年的產業扶貧,劉玉皎有著切身的感悟:“產業扶貧是扶貧攻堅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部分區域的脫貧攻堅和鞏固脫貧成果具有重要支撐作用。尤其,農業產業扶貧具有基礎性和穩定性作用。推動區域蠶豆產業持續穩定發展,并支撐區域經濟社會發展是體系崗位科學家的初心和使命,以科技改變海南州區域經濟結構,改革了傳統的二元模式,創建了“糧經飼”三元模式,給塘格木鎮、沙珠玉鄉等多個鄉(鎮)培育出一種實用而有效的新興產業,拓寬貧困地區農牧民增收渠道,開辟了產業扶貧的新路徑,帶動農牧民持續穩定增收,這就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拓展蠶豆產業的發展新空間感到一種成就感和榮譽感。”


竞博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